湖南雅卓环境管理有限公司
Hunan yazhuo Environmental Management Co. Ltd.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0731-82228612   15802685312

我在杭州做保洁阿姨,为什么让19岁的儿子也入了这一行

2019-12-21 23:19浏览数:227 

a2cc7cd98d1001e9296c3299c2f7a5e956e797d6.jpeg

干活麻利仔细,个子瘦小的阿姨黄大姐,更愿意别人叫她保洁师。


她从老家来杭州两年,在一家家政服务平台做保洁阿姨,平台统一的叫法也是“保洁师”。


和其他家政人员不一样的是,黄阿姨做了家政后,让自己原本在广州工作的儿子也来了杭州,儿子和她成了同事,一起做起了家政。


为什么让儿子转行做家政?19岁的男孩子愿意吗?在杭州当保姆做家政的他们,有着怎样的故事?


2020年的春节来得比往年都要早一些,过年的保姆你开始预约了吗?今年的行情怎么样?


12月8日,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去逛了逛杭州朝晖家政服务市场,为大家带来了第一手的行情报告(详情戳这里),也因此采访到了不少保姆和阿姨的故事。


1】我为什么让19岁的儿子也干了这一行


黄大姐今年44岁,老家河南,小时新闻记者采访她的时候,她刚结束12月8日下午4个小时在杭州滨江一户人家的保洁工作。


来杭州两年,每年冬天黄大姐还是被杭州的湿冷惊到。“太冷了,每天早上雷打不动6点多起床时,更冷。但家里面负担重,催着你必须起床干活呀。”


作为这家家政服务平台滨江区域一名普通的保洁员,黄大姐每天要上门为客户家庭保洁,上午8点至12点,下午2点至傍晚6点是她的工作时间。


打扫房子,清理垃圾,收纳整理,一个月有7000元的收入,为了能多挣点单,黄大姐选择全年无休,“除了8月6日那天,公司活动放假,我会和家人出去休息下外,其他我都在上班。”


这么拼的背后,是黄大姐有三个小孩。


大女儿22岁,在河南嫁人了。二儿子19岁,念完技校毕业工作了。小儿子10周岁,一年开销要一万块钱,还在老家上小学。


“两个儿子呢,努力点,不消说给他们在杭州买房,想着能为他们多攒点钱,回老家给他们买个房子娶老婆,这得就拼点啊。”


每个月最大的开支,便是租在浦沿一套二室一厅的小房子,2000元一个月的租金,“环境不是很好,就是供我和老公、儿子回来睡个觉。”


有点累有点苦的生活,黄大姐却满足。“比起以前在广州做女工,现在在杭州干保洁,是原来工资的两倍。挣得多啦。”


广州时,大姐和丈夫同在工厂,经常上晚班10点才回家,虽然同一处,但却是你睡了他回来,两个人都见不到面。


“现在,每天下班,我能做一顿饭给老公儿子吃,我就觉得我一天的疲惫都被没有了。能有时间一家人一起吃顿暖暖的饭,还有啥不满足的。”


儿子小尹19岁,想和妈妈呆在一起,技校毕业在广州呆了一年后改行来杭州做保洁。


现在,小尹和妈妈是同事,主要负责大件,比如油烟机清洗、空调清洗这些。“他比我辛苦的哟,能吃苦。他全城跑,去下沙、萧山需要起的特别早。”黄大姐说。


对于儿子改行做保洁这件事,大姐一开始就是这么跟儿子说的:你先自己想好,只要你年轻人不觉得说出去这份工作让你没面子,你就来杭州。我的意思是工作不分贵贱,只要脚踏实地干活,都是凭双手赚钱,没啥不好意思的。


小尹自己对做保洁现在也是坦然的。


“爸妈都去了杭州,我自己呆在广州一年,工资不高。就想来杭州和爸妈在一起。”最初,想到做保洁,小尹确实有觉得不好意思,“但是,进了公司发现很多同龄人都在干这一行,做大件清洗这块很多20多岁的人,我就不会有什么没面子的感觉了。”


小尹的好朋友都知道小尹现在在做什么,也不会对他有什么异样的眼光:“现在,如果有朋友工作不太好,我还会劝他加入我们,努力接单,一个月有6000元呢。”


从黄大姐爽朗的笑声中,就知道他们一家人现在过得还不错。


“我自己有稳定的收入,儿子也在慢慢上手,老公以前做滴滴司机,脖子不太行现在改行做闪送,每天傍晚6点多,大家一起收工,回家能一起吃个饭,有种稳定的感觉,也有希望的盼头在。”


2】考出育婴证和管家证,想为儿子在老家买套房


看起来文绉绉的叶阿姨今年也是44岁,她声音细软,面容白净,有3年多带小孩子的经验。


“3个月以上的小孩子带了一年,3岁的孩子带了两年了,最近的这个东家是广东人,嫌最近杭州太冷,冻得要提前回老家过年去了。”叶阿姨不得不出来再找工作。


这几年叶阿姨和小孩子呆在一起开心,也慢慢积累了些感情。“上个东家不做了,自己还会买点吃的喝的,送给小朋友。和孩子妈妈视频聊天,小孩子突然出现,还会奶声奶气叫我阿姨。”


做管孩子的阿姨,一个月收入7000元左右,需要陪睡。叶阿姨说自己是专业的,为了当好育儿嫂,她“花了3500元在上海考了育婴证、管家证。”


育婴证考“如何给宝宝洗脸、穿衣服、呛奶急救、”管家证考核“拖地、烫衣服、整理收纳”,全部都是实操考核。


40来岁的年纪要考这些证书并不容易,但从老家开化出来的叶阿姨有动力。



“在老家没事可做,来杭州做保姆工资又高。”叶阿姨19岁的孩子,今年刚刚考上杭州的大学,处处都要花钱。“若不是为了生计,谁愿意舍弃自己的家庭,去别人家小心翼翼、花几倍的努力照顾着别人的孩子。”


虽然缺钱,面对双倍工资加大红包的诱惑,叶阿姨却拒绝了所有要求过年住家的客户。“我和孩子都在杭州,我在东家家里不好出来,同城都见不到一面。”如果过年不回去,孩子见不到,那也不能叫一个家了。


叶阿姨说,她想趁着这几年身体还利索,保姆行业能多做几年就再做几年。“杭州的房子买不起,可以回老家给孩子买个房子,给他留点余钱。”


(来源:钱江晚报)